全国

[切换城市]

 

大益新茶炒作暴雷!芳村茶市再次沸腾!仓颉号,炒家们的墓碑

   日期:2021-07-14     来源:今日头条    作者:陆离茶寮    浏览: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30年前,10块三饼的88青普洱茶,现在的市场价是42万!20年前的班章六星孔雀普洱茶,现在一件最高涨破7千万大关!一年前,大益的

30年前,10块三饼的88青普洱茶,现在的市场价是42万!

20年前的班章六星孔雀普洱茶,现在一件最高涨破7千万大关!

一年前,大益的沧海系列普洱茶,从6199元被一路哄抬到4万!

就在昨天,大益新茶仓颉号再次暴雷,几十亿资金一夜蒸发,这边刚准备关机跑路,那边已经摇人来围追堵截,整个芳村茶市都乱成了一锅粥!

身为业界龙头的大益集团,为什么一直在胡作非为?如此疯狂的零和博弈,为什么能一直存在?炒作圈子的末日,什么时候才能降临?

今天,陆离就来揭秘大益茶的炒作,现在究竟到了何等地步!

史无前例的发售价格

就在上周,大益的2101批次仓颉号,炒作堪称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官方配货价70000元一提,零售指导价21800元/片,是有史以来发售价最高的普洱茶!

这种程度的报价,意味着大益已经撕破了最后一层伪装,不再掩饰自己操控市场的目的,直接以天价压死一众做空的炒家。

以发售价公布为信号,多个平台立马展开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,诱导炒家入局,其中的“易茶”既为经销商,又做平台掩盖真实信息,暗中拉拢经销商联合做东。

官方直接下场,那炒家更要去“舍命陪君子”,仓颉号10天期成交价一提超过15万,近期现货更是一度涨到16万一提,价格炒幅和涨幅都到了堪称恐怖的地步。

眼见仓颉号营销氛围火热,大益集团发布新规,强制要求各门店拆箱售出,并上交竹壳小票,假大空现象攀至顶峰,出现竹壳+小票+纸盒卖4万的“盛况”。

面对如此疯狂的情形,深陷其中的炒家不想着知难而退,反而是越陷越深。有茶商手头没钱,就把老顾客寄存在店里的明星茶变卖,凑钱2000万继续买仓颉号。

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在舆论抨击矛头已经对准仓颉号的前提下,还要再执迷不悟,难怪被被人嘲笑是“49年入国军,不值得同情。”

陆离这篇文章发布前的最新消息,仓颉号在广州现货不到200桶,空单已达2万多同,非法空军也已经达成一致——只退本金,不交现货,不理对单。

回顾仓颉号事件始末,兴许是芳村因为疫情沉寂太久,兴许是这次大益直接带头冲给了炒家信心,仓颉号的核弹级暴雷,违约人数远非其他几次能比。

这不是炒家们第一次赔的要当掉底裤,也不是大益第一次仗着行业老大的身份,在普洱茶市场上为非作歹了。

营销起家的大益集团

1985年,市场经济政策在云南茶厂试运行,只要完成国家规定生产配额后,就可以自行生产和销售茶品,勐海茶厂的自营品牌大益应运而生。

这个时候的大益,还只是一家普通的普洱茶品牌,谁都没有想到,这个勤勉运作的茶叶企业,日后居然会以炒作而为害一方!

大益集团之所以会变成炒家的失乐园,与一个人脱不了关系,他就是大益集团董事长吴远之,持有大益集团90%股份,在运营战略上掌有绝对话语权。

吴远之是金融精英出身,1988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,97年获加拿大渥太华大学MBA硕士学位,毕业后在国外从事金融行业,积累了大量人脉和操盘经验。

回国后,吴远之频繁调动,先后在海南省证券交易中心,海南清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,香港海信投资有限公司任职,还担任过上市公司博闻科技的董事高层。

2004年勐海茶厂改制,吴远之这个金融精英,居然对传统茶企业产生了极大兴趣,业界传闻他是受到了父亲的指点,真实情况不得而知。

凭借多年来的资本运营,他所在的博闻科技挤掉了竞争对手红塔山集团,以1亿元的价格,买下勐海茶厂,实行民营改造。

掌握勐海茶厂后,吴远之把他所熟知金融行业规则运用到普洱茶,以大益茶为主要营销对象,并在业界首次提出奢侈品级高档普洱茶的营销概念。

2005年,普洱茶营销活动“马帮茶道·瑞贡京城”大获成功,吴远之紧随其后,发起“滇茶大益天下·马帮西藏行”,分到了一笔不小的品牌曝光。

2007年夏末,经过两年的疯狂炒作,普洱茶市一夜崩盘。在这场规模空前的普洱之殇中,大益狠狠地摔了个跟头,但有更多普洱茶企摔倒后就没能再站起来。

2008年,已经掌握企业绝对话语权的吴远之,不顾集团内其他高管反对,在普洱茶行业尚未恢复元气之时,斥巨资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品牌广告。

不得不说,吴远之的商业眼光确实毒辣,在其他茶企尚未振作之时,他孤军深入地发动品牌营销战,抢占了大量的市场份额,兵行险招,大呼全胜。

2009年,大益茶又一次抢滩登陆,率先打造授权专营店体系,到现在,大益茶的品牌专营店已达2千多家,数量居同品类全球第一,进一步深化品牌效应。

品牌运营和经销体系运作起来后,大益集团已经磨利了尖牙,布好了蛛网,接下来就该用“限量配货+高调宣传”的方式,来引诱炒家们“愿者上钩”了。

执迷不悟的新茶炒作

最先引起轰动的,就是大益的首款号级茶轩辕号,2017年10月15日的发布会上,茶叶原料,制作工艺,文化立意,大益对轩辕号的描述极尽赞美之词。

圈内人称“2017年皇茶一号”的轩辕号,由于大益刻意控制配货量,茶叶品质也确实过硬,在炒家的疯狂抬价下,这款茶的涨幅相当惊人。

以发售之初的3万一件为底价,轩辕号在半年内就涨到了近20万一件,在今年春季的三月末,甚至被炒到了近200万一件,溢价可见一斑。


轩辕号的报价和历史价格走势

从轩辕号后,大益就在炒作包装的道路上策马狂奔,每款新茶的发布会都盛大无比,为了方便炒家对标,新茶都有所谓传承,也就是有相应的高端茶进行对标。

比如18年的千羽孔雀。由于被炒家们捧上风口,03年班章六星孔雀青饼,最高已经被炒到了7200万元/件,而大益自然不会放过这种营销良机。

2018年8月18日,日本东京举办的第六届国际茶文化交流展会上,千羽孔雀发布。在大益只透露外包装图片的时候,市场的行情价就已经从4.8万涨到7.5万一件。

2019年,大益新茶“沧海”系列试水,在网上旗舰店限量发布,仅在发布的第一分钟,5000提“沧海”就被抢购一空。

这时炒家们的表演才刚刚开始,线下各大市场、茶友微信群和闲鱼等平台,流出大量高价收购“沧海”的虚假信息,6199元的发售价被一路哄抬至40000元。

更匪夷所思的是,连一个印有沧海包装的空箱子,就能卖小半万。没有茶叶,上游炒家就用这个空箱子,去忽悠下游想上车的炒家们,跟着自己玩把大的。

2020年初,正值勐海茶厂成立80周年,大益即将推出的生肖饼“洞天福地”,再次成为炒家关注的焦点。

在大益官方尚未放出茶品有效消息前,仅凭“80年厂庆”这一消息,第三方平台上的鼠饼价就从3万元炒到5万元。

信息公布后,鼠饼的配货量比大众预期少了近一半,直接给熊熊燃烧的价格烈火浇上一把热油,一天之内暴涨到11万元。


2020年发售的鼠饼“洞天福地”

金大益、沧海、汉宫月、群峰之上...大益的新茶越来越变味,发售方式越来越接近吴远之最熟悉的金融领域,大益集团也越来越沉醉于炒作带来的利益深渊中。

原本是记录茶叶等级的唛号,在大益行情网上,被赋予了代码意义,输入1801,就能看到千羽孔雀的最新行情和近两年涨跌走线等,在对标什么还用明说吗?

除了搬来另一个领域的成熟玩法外,大益茶炒作圈还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,其中最能说明炒作本质的,就是所有货品追求“原封”不动。

所有需要交易的大益茶,都是以件为单位的,纸箱不能开、封条不能拆,包装品相好,茶饼不长油,如果没有保持出厂的样子,价格就会暴跌好几个档次。

在这种限制下,茶叶的真假鉴定难度也高了不少,于是圈里又推出了“开天窗”的概念,在成件装的纸箱上开两个方口,方便识别货品和真假。

即将灭亡的炒家乐园

仓颉号背后所在的大益炒作圈,本质上就是游离在法律和监管外的一场零和博弈,交易全凭信任关系,空单跑路时有发生,限制政策出台后,就会一哄作鸟兽散。

有人说市场经济买卖自由,不买就没这么多事,实际参与者很少,圈内只有一小群人玩,外边全是趴着看热闹的,很多时候都是你情我愿的对赌交易。

但不要小瞧炒作对普洱茶行业的危害,困扰业界的新茶老茶价格倒挂,圈内炒作就是一大主因,大益新茶价格被炒家长期操纵,普通人连品饮的资格都没有。

从少部分人的小打小闹,到上纲上线的行情网站,再到大益下场炒作宣传,这些灰色交易像生长在普洱茶行业上的一颗毒瘤,而仓颉号就是其即将崩破的恶兆。

在这里陆离奉劝参与过炒作的芳村茶商悬崖勒马,正规经营茶叶生意,因为根据政府先后的敲打,带有明确禁令性质的政策,随时都可能出台。

2021年4月16日-2021年5月11日,云南省、临沧市和云县,省市县三级的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,连发天价茶风险提示函,警告之意尤为明显。

2021年6月初,国家农业农村部召开“天价茶”专题调研座谈会,地点就选在勐海茶厂,矛头直指其背后的大益集团。

2021年7月8号,全国茶叶商协会、广州茶协会、东莞茶协会等联合发布天价茶抵制书,在明面上与大益茶炒作划清界限,并配合政府介入调查。

而下一个政策的出台之日,会是这群人的末日吗?
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文章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文章
点击排行